十行.

刻橡皮章子的十行(•— •)
有时也发文(•— •)
欢迎勾搭///定制章子可私信www

【十行/阿景】高岭之花

【鸽了十六天的生贺小作文……捂面 @景桑 】

小十行是个咸鱼小写手。咸鱼到能笑傲咸鱼界的那种。

但是长年累月坚持挖坑不填的小十行还是有些不入主流的傲气与野心。她没什么翻天覆地慨而慷的志气,虽说也被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宏大浩渺深深感染,却永远更容易为人类间粘滞不清的感情纠葛所吸引。

自我评价是“Hopeless romantic”,无可救药的浪漫。她爱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与形形色色褒贬不一的人物产生共情,也徒劳无功地,尝试用自己的文字准确描摹出复杂情感的轮廓。

爱与心灵相通,爱与求而不得,爱与压抑窘迫,爱与不知所起的勇敢。

纯粹的爱,复杂的爱,不堪的爱,与虔诚澄明的...

@景桑 
阿景生日快乐qwq!!这段是手抄对我而言一见钟情的念白_(:_」∠)_
小同人我可能要鸽那么几天惹!!(咕咕咕
梗已经想好了但是写东西好难啊…再次respect阿景太太!!

祝愿生日快乐,今后人生自洽且自由♥️

La mia cruda sincerità

【叶雍容/风临晚】Avere Coraggio

#极其ooc预警/小甜饼…吧

叶雍容咳出第一片海棠花瓣的时候,若是没有风临晚的提醒,她不会意识到自己得的是花吐症。
而若不是她真真切切地得了花吐症,她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向风临晚承认,自己一直以来,深深爱慕着一个人。
然而她也明白,风临晚这种轻巧保持人际关系距离的克己之人,是不会主动问自己爱慕着谁的。
花吐症的浪漫在于,罹患此病的唯一原因是患者暗恋某人而郁结成疾;麻烦在于,如果患者不能得到心仪之人的吻,就无药可治。

“海棠的花语是苦恋。”项空月笑道,“叶将军暗恋一个人是那么苦的事情么?”
叶雍容不语,只是喝酒。项空月知道云中叶氏的女儿向来酒量惊人,但他也没见过叶雍容这么不管不顾地豪饮。他又笑,“...

写手挑战里的【走近(伪)科学】主题

【Felice/Lorenzo】平明寻白羽

他是弯弓搭箭的猎人,他是振翅在空的羽人。

每年的七月初七,温博禹都无比盼望夜晚降临。
他是草原上的猎手,隶属于蛮族真颜部,父亲是一发必中的神箭手。幼时父亲把他放在自己的马鞍上,给他讲北陆的密林里,居住着能生出双翼的羽族。他们生来轻盈纤细,鹤一般掠过长空。只有族中最敏捷的猎手,才能够击落高飞的羽人。每年七月初七,月力涨至最高点时,羽族会举行盛大的“凤翔典”,当晚会有无数羽人飞过草原的上空,但严阵以待的蛮族猎手们却往往只能空手而归。
父亲希望温博禹继承自己神箭手的荣耀,而温博禹希望自己能够取得比父亲还要更光辉的荣耀。
因此每年七月初七,他整夜策马于草原之上,弯弓搭箭,箭锋却始终无法碰触到那些银白色的羽翼。...

@景桑 太太!!过年啦!!官宣图李总推倒女主了!

刷完人渣的本愿一个星期了,仍然无法释怀。
深爱绘。是自己啊。

The Trees.

Trees


来种树吧,Rachel。


每年我都会收到Miles的邮件,他写着自己在开普勒-452b上的寒来暑往秋收冬藏,细碎的小情绪和面对宇宙洪荒的遐想,邮件的最后一句,总是这个。

当然他也就是说说,我也就是听听而已。

树又不会说话又不会陪我玩,我要它何用啊。


星际战争爆发的时候,我和Miles之间的通讯被切断了。这倒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事,战争年代,无产阶级民众最好是保持无知无畏充满爱国——嗯,爱星际帝国——精神就好。我是民众,他是名列我国通缉榜前十的要犯,出于政治安全,国家显然不该让我继续受他这个昔日的敌国间谍思想的腐化。...


混更 仍然是窝染的卡她写的字x

易徙

黑历史


© 十行. | Powered by LOFTER